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代博客 >> 王小兰专栏 >> 光荣的使命 创新的20年

字号:   

光荣的使命 创新的20年

浏览次数: 日期:2010年9月25日 09:28

文•时代集团总裁 王小兰

  伴随着改革的大潮,我们在中关村的创业已经20多年了。在近1/4的世纪史上,记载着中关村四代企业家前赴后继、奋斗不息,从社会经济发展的边缘逐步走向社会经济发展主流的历史过程;记载着中国经济发展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地利用技术、利用知识创造财富的过程;记载着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一次体制变革与席卷世界的第三次浪潮新技术革命相互交融的发展过程;记载着新中国培养的一代知识分子在“五四”精神指引下,把国家前途与自己理想相结合,创造了新时期“知识报国”实现民族使命的过程;记载着从“汉字革命”、“告别铅与火”、“取代笔与纸”开始的自主创新,到收购IBM、创造“中国芯”、唱响“爱国者”,在国际市场上摘金夺银走向国际化的过程。

  这些伟大的实践创造性地体现了“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伟大意义,创造性地体现了改革开放是一次伟大的制度创新,它为每一位有志者提供了平等、自由、发展的机会,正是这样一批批创业者的伟大实践,从此在中关村这片土地上迸发出了无穷的创业力量。

  中关村企业创新20年回顾

  80年代初,陈春先为什么要下海?他要改变什么?同样,在那个年代我们为什么要“下海”?是挣大钱的冲动吗?是在国家机关、科研院所混不下去了吗?不是。在中关村第一批创业者的队伍中,陈春先、纪世瀛;柳传志、段永基;陈庆振、楼滨龙;王洪德、倪振伟;赵东升、王殿儒;张家林、彭伟民等等一大批我们党培养的优秀知识分子、第三梯队干部苗子响应党的改革开放号召,放弃原体制给予的待遇及荣誉,从大院大所走出来,创办着体现具有改革意义的“四自”原则、从事科研产品商品化、产业化的崭新的新事业。在那个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特殊社会时期,他们凭借强大的个人魅力及坚韧不拔的勇气,“摸着石头过河”,带领着创业团队走向将科技产品推向市场化的过程,这个过程从此成为了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的出发起点,成为了中国计划经济向市场化过渡的一个缩影。

  有人说,80年代,中国有两个“村”特别引人注意,一是安徽的小岗村,一是北京的中关村。我不知道这种比喻是否恰当,但我认为,小岗村最大的意义在于它是一种新制度的破壳,是中国农民以另一种形式组织起来继续从事农业劳动的过程,是改革开放下农村经济制度创新的典范;而80年代的中关村,第一代创业者创造的是经济体制创新与科技体制创新,经济体制创新体现为从计划向市场,从国有向民营的变革,而科技体制创新体现为“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将创造技术成果与实现成果市场化全过程融为一体,建立完整技术创新体系”的变革。

  正是这样两个变革,才奠定了今天的北京+民营+科技实业的蓬勃发展,奠定了中关村从一开始就享受着科技与经济体制改革紧密结合、相互交融带来的巨大的市场爆发力。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关村从一开始就是新一代知识分子率先投入经济与技术革命,实现自身价值得以圆梦的地方。在他们圆梦的过程中,充满着理想和激情,也充满着挫折与感伤,但只要石在,火就不灭,这就是中关村文化的起源,这就是中关村精神的所在。

  在中国市场经济还处于不发达阶段,在国家没有为他们投入一分钱的条件下,在本应有着如同美国硅谷企业所得到的强大的国家创新体系支持和成熟的资本市场体系支撑的发展阶段,中关村的创业者们不得不在“理想”与“生存”的强烈反差下,从事着可能从事的创新活动。在这样一个阶段,理想与现实在每一个创业者心中形成刻骨铭心的重压,积淀成了他们一生中难得的财富,也积淀成了他们决心参与改革开放,为新体制的建立不断建言献策的社会责任。

  我们也许没必要再重新争论他们为什么不得不走上了“贸工技”的道路,也没必要争论为什么在蕴藏着巨大知识积累的中关村却要从“电子一条街”的卖场开始起步?了解那个年代的人都会承认,无论从哪个角度讲,中关村从一开始就不是硅谷!中关村企业创业之路远比硅谷企业更艰难!但是中关村创业者们却在向着把它变成硅谷的梦想去努力。

  也正因此,尽管许多第一代企业家有的已经不在第一线了,拿着体制内的退休工资安渡晚年;有的企业家个人的创业激情还在延续,但当初的企业已经垮台了;有的一身染着重病,甚至已经离开了我们;有的因不慎踩了“红线”受到了处罚……但是,无论是谁,他们都没有醉生梦死,他们的拳拳之心始终与中关村一起跳动,时时刻刻在关注着中关村事业的发展。尽管自己没赚大钱,但他们更喜欢作大事。大家常常聚在一起,回忆着当初创业的过程,展望着中关村的未来。在这些人身上,永远值得尊敬的就是他们挥之不去的创业情怀,一种披荆斩棘永不言败的创业精神。

  非常值得庆贺的是,在中关村第二代、第三代企业家身上,我们开始看到了“硅谷神话”。我们常常把90年代创业的企业家称为中关村第二代企业家,如王文京、郑福双、姚威、刘迎建、秦升益等等,他们与第一代企业家的创业环境有着很大不同,他们从一下海,就创办着产权清晰的企业。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本身就是高技术发明的拥有者,就是当代的知识精英。他们有着老前辈的创业理想,更有着富于挑战的市场眼光,他们“三步并作两步”,用不到十年的时间完成了企业生存、成长、发展的创业过程,使许多企业规模已大大超过了第一代创业者。

  我们也常常把在新经济浪潮下特别是在互联网发展中的新经济创业者称为中关村的第三代企业家,他们当中的许多人是“海归”,像张朝阳、汪延、李彦宏、冯军、雷军、俞敏洪、邓中翰、严望佳等等一大批企业家,创造了中关村的神话。也许全世界最伟大的互联网公司在美国,但无论雅虎还是谷歌,他们在中国都没有复制出垄断帝国的神话,“合资一个企业,整垮一个行业”的危言在中关村并不存在,恰恰正是由于中关村有了新浪、搜狐、百度这样一批优秀的中国企业,书写着中国崭新的互联网时代,他们的创造让美国伟大的公司至今在中国市场上没有赚到钱。还有一大批企业,创造了中国自己的信息安全产品,从事着独具特色的通讯产业、网络产业产品开发,在生物医药、农业种子饲料、环保新能源、光机电一体化、集成电路设计、文化创意产业等领域不断创造着新的产品,以较高的市场占有率挡住了国外产品在中国的横行。中关村已有联想、搜狐、亚都等企业签约国际奥委会全球合作伙伴,已有时代逆变焊机、仁创生泰砂基透水砖等五大类17个项目签约奥运场馆建设。

  20年来,中关村企业累计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9项、二等奖18项,中关村发明专利占到全市的1/4,技术输出额占全市60%,参与国际标准制定9项,参与国内及行业标准制定200余项,承接国家重大项目440项,中关村企业在软件、集成电路、数字音视频、疫苗、新材料、环保、新能源等国家重点技术领域中处于领先地位。在第三代移动通讯、宽带无线接入、下一代互联网等18个产业领域走向了集群创新。1987年,中关村只有148家企业,2万从业人员,实现技工贸总收入9亿元。到2006年,中关村已有2万多家企业,70万从业人员,实现技工贸总收入6000多亿元,面对中关村在新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及20年来中关村创造的数据效应,难道我们能说中关村人不行吗?

  新经济下的企业为什么能成功?源于他们有着更强的学习精神和更开放的市场眼界,源于他们在移植了发达国家成功运作的商业模式时结合了中国本土的特点,从而创造了有中国特色的商业模式。更重要的是,他们当中的许多人学会了利用国际资本市场,学会了用海外的钱干中国的事,跨过了由于中国资本市场尚未走向成熟,还无法强有力地支持这种新技术成长的特定历史阶段。他们的成功也使其个人在经济上比第一代企业家更富有,成为当代青年追逐的偶像。也许若干年后,我们会更加理解互联网技术发展对推动中国经济发展、推动中国社会民主进程的伟大意义,到那时千万不要忘记,在中国提供这种变革的技术源头在中关村。

  我们把那些在大学就开始创业、办.com的年青人,把那些参加创业梦想大赛的选手称为中关村第四代企业家,尽管他们当中还没有太多的人取得成功,但我们把他们称为中关村的“潜力股”。他们“敢为天下先”、善于制造神话的精神与老前辈们的创业情怀是一脉相承的。中关村正是由于有着这样四代企业家,有着一批批的海内外的新移民,一批批的草根族,一批批的蚂蚁雄兵,相互借鉴,相互支撑,相互鼓励,相互“追捧”,形成特有的中关村创业文化,才使中关村永远成为一个健康的、成长的、圆梦的地方,从这个意义上讲,中关村的历史就是四代企业家共同奋斗、共同成长的历史。

  回顾20年,是中关村的企业群体从小到大茁壮成长的20年,20年中,中关村的民营科技企业与各级政府部门共同书写着“中国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历史,书写着从“中关村的创举”到“建设创新型国家”战略目标确立的历史,书写着一个发展中国家依靠自主创新,走向崛起的历史。

  新时期企业“自主创新”使命

  进入21世纪,随着经济全球化进程加快和高科技迅猛发展,以信息、软件、知识服务等产业为代表的知识经济成为推动世界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因此,胡锦涛总书记在去年全国科技大会上号召我们:“要坚持走中国特色自主创新道路,为建设创新型国家而努力奋斗”,这一目标成为中关村人新世纪的新使命。

  “建设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创新体系”是中关村企业的创举,新时期,党和政府又把它作为建设国家创新体系的重大突破口,作为实现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重要途径,但是我们应当清醒地看到,当把这条成功的经验放大为国家战略之时,我们必须回答许多深刻的问题。

  比如:

  什么样的企业能当主体?国有的?民营的?行业龙头大企业还是数量巨多的中小企业?

  主体的作用是什么?是项目选择的主体?投资主体?实现产业化主体?还是自我研发的主体?

  主体的地位是怎么形成的?是自发形成的还是通过政府主动积极地为主体形成创造环境,培育出来的?

  主体与客体之间是什么关系?是分工与交换的关系?上、下游创新链的关系,还是风马牛不相及甚至是竞争的关系等等。总之,围绕这个问题,还有许多值得企业、大学、科研机构、政府部门共同讨论,逐步实现统一的认识。

  但是,从我们科技企业自身角度讲,更需要思考的是,我们是否当得了主体?我们是否能承担产学研相结合创新体系建设中主体的角色?协调者的角色?是否具有更强的将科研产品商品化、产业化的转化能力?是否能肩负起从“中关村制造”走向“中关村创造”的历史重任,肩负起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重任?中国正处于一个伟大发展时代,我们相信,更多创新的奇迹还会在未来的中关村诞生,今天提出这些问题,留给大家共同去思考去努力。

  新时期企业的社会责任使命

  在思考新时期“自主创新”使命的同时,我们还要强调,在构建和谐社会中,赋予了我们更强的社会责任的新使命。

  中国进入人均GDP3000美元,也就进入了社会矛盾的多发期、突显期,为此,党中央及时提出了“树立科学发展观”和“构建和谐社会”的战略构想,它体现了党对解决新时期社会矛盾的深刻把握及国家发展战略的从容。因此,作为民营科技企业,就要更加关注新时期全社会对民营企业发展提出的新课题,关注企业如何在建立科学发展观、构建和谐社会中应承担的社会责任,使自己从一个合格的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变成一个优秀的建设者。

  在实践中我们也看到,当企业小的时候,你即便是雄心万丈,也没有人相信你,而当你的企业长大了,鲜花掌声都来的时候,社会对你的要求就不一样了。有人说,昨天人们关心的是你能否成功,而现在人们更关注你成功的方式、成功的代价、成功中市场逻辑之外的伦理逻辑和道德逻辑。

  此外我们看到今天全球化下的国际竞争,已更多地体现为企业整体形象的竞争、企业道德形象的竞争,联合国等国际组织都在发起推动现代社会责任运动,面对强大的竞争压力,越来越多的跨国公司纷纷表示要遵守社会责任,要制定行为标准,要接受社会监督。以上这些都是今天中关村企业家“关注社会责任”问题的背景。

  企业应当承担什么社会责任?说法很多。我赞成这样一种说法,企业首先要承担为社会发展作贡献的经济责任,也就是要以依法经营、照章纳税、扩大就业、持续发展为己任,此外,还应承担包括遵守道德法则和法律责任,以及条件许可下承担的社会公益责任。也就是说,在肩负经济责任的同时,还应承担劳资和谐、公平竞争、知识产权保护、生态环境保护、法治环境建设等等一系列的社会责任。

  其实,企业承担社会责任,也是企业家做人做事的准则,企业家只有承担应尽的社会责任,才会赢得社会的理解及尊重,才会给自己带来成长的快乐与幸福。一个不尽社会责任的人,不可能享受到社会给予的更多权利。当我们在享受着自己和社会共同创造的物质财富权利的时候,不要忘记我们也肩负着“共担义务”。“共担义务”的大小决定了共享权利的边界。

  我们欣喜地看到,中关村的企业家在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同时,创造了许多共享的文化,诚实守信,充分尊重利益相关者,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活动,为落后山区、受灾地区捐衣捐物,特别是在非典时期,在出现社会危机时,企业家表现出了强烈的社会责任感,他们以高科技产品及爱心为战胜非典作出了较大的贡献,这些都是企业家自觉的行为。

  再放大点说,中关村企业家强烈的爱国情怀,始终把报效祖国作为义不容辞的责任,无论遇到什么困难,都在鞭策自己,努力成为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的坚定的实践者。在他们身上表现出的报效祖国的政治精神,重视科学、执着求精的工业精神,追求各方共赢最大化的商业精神,节约资源、保护环境、推动公益事业的社会精神,以及企业家积极向上的人格精神,已成为中关村事业不断发展的根本,成为今天中关村企业家的本质特征。

所属类别: 王小兰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页面版权所有时代集团公司 京ICP备05020924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