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集团动态 >> 时代集团总裁王小兰参加张高丽副总理座谈会并发表讲话

字号:   

时代集团总裁王小兰参加张高丽副总理座谈会并发表讲话

浏览次数: 日期:2013年4月17日 11:11

  3月2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到北京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调研,与企业家、科技人员深入交流。随后,张高丽在京召开企业家座谈会,同十多家企业负责人一起分析经济走势,共商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大计。时代集团总裁王小兰参加座谈会并发表讲话。

  以下为王小兰总裁发言提纲:

  尊敬的高丽副总理:

  1、简单的情况介绍

  我是来自中关村的民营企业代表, 84年从机械部下海创办时代集团公司,到现在已近30年,在中关村84年办的公司还存在的只有23家,其中包括联想、四通、时代。我们公司是处于高端装备制造业领域,主要生产智能化检测仪器、焊接设备、风电设备及机器人。在去年经济下行期,全集团总收入略有增长,但有些产业例如焊接产业出现了负增长。从某种意义上讲,我们感谢这次下行。没有下行,连续十几年的正增长掩盖了企业发展中的很多问题,依靠国家基本建设投资拉动出现的焊接行业产能过剩,企业核心竞争力不强,只能打价格战等等问题是逐渐积累形成的。经济下行倒逼我们进行产业升级,利用经济下行期,我们在焊接设备上向自动化、绿色化、智能化方面发展,向大型设备提供商方向上转,向机器人产业上转,已出现了转好的迹象。今年一季度,同比去年实现了增长,一大批与国际同行水平相当的新产品将在未来几年发展中体现其竞争实力。

  2、中关村风景这边独好

  昨天您去中关村看了几个企业,去展示中心看了一批产品,也听取了相关方面的介绍。在全国经济下行期,中关村始终保持两位数的增长,我们说“风景这边独好”,原因是什么?除了党和国家对自主创新示范区重视之外,第一。这里的市场化程度高,大多数企业都处于竞争性领域,依靠自主创新内在驱动力去发展。第二,大多数企业属于新兴行业,比如生物医药行业、移动互联网行业催生了一大批新企业,而且这些行业中没有央企,甚至都没有国家给予的资金投入,全是依靠纳斯达克市场,依靠风投的资金发展起来的。第三,这里的社会组织活跃,40多家活跃在中关村的协会组成的协会联席会和40多个产业联盟组成的联盟联席会,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及委托的方式,进行着社会管理及行业自律管理,真正形成了小政府、大社会的管理格局,我认为这三个因素都是未来中国经济改革及转型所希望看到的正因素。

  3、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有近期问题和远期问题。除民企共同遇到的问题之外,我想谈三个问题:

  ① 关于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问题。

  谈这个问题,我宁可将“战略”与“新兴”分开谈。战略的一定是新兴的,但新兴的未必是战略的,什么意思?战略的产业需要以举国体制,以两弹一星、航天体制去谋划,去发展,需要有自己的国家队;而新兴的,则需要用市场的体制去发展,因为许多新技术,新的商业模式需要大量的市场试错的过程,如用国家体制,用现在科技投入中的专家评审的办法去支持新兴产业是无法获得成功的。中关村现在发展起来的百度、小米手机等,没有一个是依靠政府投入成长起来的,也没有一个是依靠中国的资本市场催生出来的,因此,政府需要研究如何支持战略特别是新兴产业的发展政策。

  我国在战兴产业上有成功的案例,就是互联网产业,大央企如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做主干线,依靠国家投入进入新兴领域的基础产业,而主干线上跑的车基本上都是民企做,那么多.com网站烧了那么多的纳斯达克人的钱,成就了百度、淘宝、腾讯等,使中国互联网产业走在了国际前列。但这种协同合作方式的成功不是我们主动设计的结果,是歪打正着的成功。这几年国家科技投入并不少,但效果并不好,尚德事件值得反思。为此建议,认真研究政府科技投入的方式,对战略性基础产业领域,可以按项目,点对点;对新兴领域,政府可以设计普惠性支持方式,通过市场的方式即政府采购,后补助方式进行支持,可对增值税税负比较高的企业进行税收返还式的方式给予支持,促其发展。此外,更多地还是要研究如何利用民间投资去支持新兴产业发展,比如公司法的制约。

  ② 于非公36条

  非公36条两次出台,不可不说政府对非公的重视,但为什么叫好不叫座,原因是制订者没有理解处于市场弱势的非公群体需要的是什么?对于进入基础行业领域来讲,我们需要的是规则,是公平竞争的市场规则,不是简单的表态性的说谁都可以准入。如果没有规则的准入,只能是个别企业点对点式的准入,是不可能持续的。什么是规则?比如,日本有大店法,他就规定大型超市只能开在什么位置,只能卖什么东西,用什么包装,哪些不能零售,几点必须关门等等,通过此规定,为中小商铺留下生存空间。对于开大型超市不管什么所有制企业,只要符合这个规则,都可以进入。因此,要谈行业准入就要有规则。规则不是发改委定出来的,是市场主体间博弈、PK出来的,因此,真正的非公36条细则应当是由各类企业的代言人,例如协会联盟等,通过博弈、谈判形成的,包括什么人?以什么标准?承担什么义务进入石油、煤炭等竞争领域,这才是准入的细则。其实民企不是没进入过垄断行业,煤老板不是进入了吗?灰色地进去了,又被灰色地赶出来了,原因就是没有规则地进入。一旦有了规则,就可以淡化所有制之说了,因此,36条还需要出续集。

  ③最后谈一个深层次的问题,就是民企的地位问题

  十八大之前,受有关方面委托,全书记召集部分民企谈对十八大有何期待,我谈了三个期盼,一是期盼回答,非公企业是不是共产党的执政基础?第二个期盼回答,两个毫不动摇之间是什么关系?第三个期盼回答,未来什么是硬道理。我认为,在十八大报告中及习总书记最近的讲话中,对其中第二、三个问题都已经有所回答,而且非常精彩。十八大报告中虽没直接讲两个毫不动摇的关系,但却非常明确地讲了“平等使用生产要素,公平参与市场竞争,同等受到法律保护”,讲的非常精彩,但对民企是不是共产党的执政基础,我们一直在嘀咕。去年的中央文件中曾提到过,是,但在十八大报告中没有谈此问题。对于我们非公人士来讲,理论不自信,道路就不自信,我们是改革的受益者,同时也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但国企的人总认为他们才是共产党的执政基础,这些问题如不从理论搞清楚,我们无法理直气壮地去干。

  全国工商联是我们民企的娘家,全书记等历届领导对非公经济的发展理论及实践都在进行研究,建议党内的理论工作者也能不断地研究这个问题,形成新时期指导非公发展的党的理论体系。

  总之,新一届党和政府的机构已经产生,我们对新领导带领全党、全国人民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梦想非常有信心,我们相信许多问题将在发展中不断找到解决的思路和办法,无论什么时候,建设美丽中国都是硬道理。

所属类别: 集团动态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页面版权所有时代集团公司 京ICP备05020924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