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代博客 >> 王小兰专栏 >> 再谈发展战略新兴产业

字号:   

再谈发展战略新兴产业

浏览次数: 日期:2011年12月8日 15:39

  ●谈谈战略新兴产业

  战略的一定是新兴的,新兴的未必是战略的。本来划清这两个概念没有意义,我们谁都知道,一提战略新兴产业就是8大领域,8个也许还不全面,我之所以要把两个词突出地割裂开,主要是因为我想强调这已有的两个不同的科技支撑体系。两弹一星、航天飞机这些既是战略的,又是新兴产业需要的体制,需要计划的体制、专家的体制去建设,而百度、淘宝、搜狐这些引领互联网发展的行业及大批新技术、新创造的产业,需要用大浪淘沙、优胜劣汰的市场机制去培育、去发展,因为在这些新兴的产业中,有一系列技术试错、市场试错、商业模式试错的过程,让专家把关、评判没有意义,只能靠市场去检验。

  在中国,这两种方式结合的最好的例子就是互联网产业,主干线由大央企去做,体现国家意志,保证信息安全,保护国家信息安全系统,而主干线上跑的车由民企去做,一大批门户网站烧了一大批钱,成就了今天中国位列世界前茅的互联网大发展局面。大央企的支撑资金是政府,民企的资金来源是华尔街,这是一种不自觉的良好结合的例子,那么,在未来将要发展的八大领域中,我们能不能自觉地构建这种机制呢?例如智能电网、新能源等等,哪些事情需要国家的意志去推动,就用计划的体制、专家的体制去做;哪些需要经历市场检验,就用市场的办法去做;政府就不要对人家采用什么样的技术路线去评头论足,甚至包括标准,也可能产生于这些企业博弈之后,而不是由国家“863”、“973”的某个专家说了算。这就需要顶层设计,战略新兴产业创新机制的顶层设计,这个顶层设计的智囊团应是由政府、专家、企业共同组成。

  ●接谈顶层设计

  顾名思义,顶层设计就是从上向下设计框架,我们现在17个专项,对于发展什么技术,集专家智慧,已经非常全面了,但这仅是顶层设计的一个方面,是回答了“发展什么”的问题,但路径如何,就是用什么体制支撑?没有顶层设计,更重要的还是缺少两个方面的内容,即发展什么的同时放弃什么?如何放弃?还有发展什么技术的同时需要配套什么环境?由于这些问题没有深思熟虑,没有充分讨论及想法,因此紧靠技术上的突破去谈发展战略新兴产业会非常艰难。

  举两个例子:

  ①电动车:中国谈发展电动车,各种技术路线竞争,央企又组成电动车联监,弄得挺热闹。但德国谈的是“电动交通”,要发展的不只是车,还包括信号管理,道路特征、充电系统、出行方式管理等,这是一个系统工程。而我们在这个产业中就是有车,没有与此类车相适应的一套体系,摸着石头可以过河,但是要贻误战机。

  ②发展新能源:关注风电、核电、水电、太阳能等,都是因为煤炭资源不可再生,不可持续支撑中国发展才做的。按现有技术看,哪种能源的成本都要比火电贵,都与原有的电网上网管理要求有差距。因此,如果不研究如何构建支撑新能源的电网管理模式问题,不研究如何限制火电问题,不解决他们如何退出的问题,新能源就永远登不上发展的舞台。

  去年,我与美国前国务卿罗文博士座谈,谈到发展绿色经济问题,我向他提出了一个问题,他表示非常赞同。我说,互联网产业的蓬勃发展是由于她为人类创造并满足了一种新的需求,她的推动力可以说主要是靠技术的推动力。但发展绿色经济却不是这样,她是由于人类自我破坏导致,必须以一种新的技术代替旧技术,因此,她的发展不能靠技术本身的推动力,而要靠政府的推动力,靠政府有形的手去“打破旧世界”,才能建立新世界。我问他是否认同我的观点?罗文表示非常认同,甚至认为终于找到了一个知音。从这个观点出发,我认为政府在发展绿色经济中的角色及作用就非常值得研究了。政府至少应当是转型的推动者、规划者、协调者,政府运用手中的权力,应当帮助需求方愿意放弃旧的不可持续但也能满足需求的产业及技术,从而帮助供给方以绿色技术代替旧技术。

  而我们最担心的是政府在转变发展方式上的角色错位,越俎代庖,指手划脚,用什么技术路线,由哪些企业准入,需要经过什么样的行政审核等等方面参与过多;更担心政府运用行政权力垄断市场,与民争利,纵容部分垄断行业部门利益泛滥,破坏市场竞争的环境。在这方面,日本、韩国都有教训。再加上在新能源领域中,中国的一大批企业还缺少对核心技术的掌握,只能买外国的设备、开放自己的市场,或是在本国生产高耗能的光伏材料出口到外国,帮助别人发展新能源。由于顶层设计不足,使中国在这个产业又是“醒得比别人早,干得比别人晚”。因此,政府是调结构的领导者,是顶层设计的组织者,如果在未来十年,我们在这些领域输给别人,我相信绝不是输在技术上,而是输在体制上,输在顶层设计上。毕竟,对于战略性产业来讲,整合企业与科研能力的主体还在政府,因此责任也在政府。

  ●谈谈“建立以企业为主体,以市场为导向,产学研相结合”的问题

  对于“战略性”产业来讲,整合资源的主体在政府,而对于“新兴产业”的发展来讲,主体应是企业。2006年科技大会,好容易找到解决问题的突破口,这几年又被搅和乱了,什么是主体?什么人能当主体?为什么他们是主体?我们的作用就不如企业吗?等等。明明谈的是社会角色分工问题,却被谁更风光所代替。在政府项目申报中,产学研结合也是披上皇帝的新衣,往往企业拿不到钱,只能被产学研弄得形似神不似。解决此问题,不是认识问题,而是对大学科研院所导向、评估机制的问题。讲的极端点,中国来自国家的科技投入在世界上名列前茅,除了产生出世界最多的论文外,不仅没有产生出世界级的大企业,也没有产生出诺贝尔奖获得者,说明什么?两头投入得都不够,基础研究投得太少,企业税负太重,利用产学研机制形成产业的道路不顺畅,那么,谁得利了呢?一大批既不出产品又不出大师的机构,或是在作着“束之高阁”的成果,或是在作着“小富即安”的技术转让,又回到了计划经济下只拿钱、不问责的拨款机制中。就这样,科研人员本身并不满意,因为他们不需要钱,他们需要“名”,需要从科学探索中获得成就感。

所属类别: 王小兰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页面版权所有时代集团公司 京ICP备05020924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