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时代博客 >> 王小兰专栏 >> 谈中小企业融资问题

字号:   

谈中小企业融资问题

浏览次数: 日期:2010年9月25日 09:12

文/时代集团总裁 王小兰

  我曾经做过一个课题的调研,题目是关于突破中关村企业融资瓶颈的调研,这个调研的成果出版了一本书,叫《中关村发展蓝皮书》。在调研当中,我们有效回收了1010份的问卷,其中的一个问题就是你认为当前感觉到最困难的问题是什么?我们设置了三个选择:资金、人才、技术,绝大多数企业选的是资金,人才问题可以放在第二位。

  资金困难的症结何在?

  一方面与企业发展阶段有关,大部分企业处于生存阶段,或者初创阶段,有一定的技术和市场经验,可能觉得最缺的是资金;另外也应该看到,资金问题是困扰中关村企业发展的难题,有人说中小企业贷款难是世界难题,我认为在中国来讲,这不仅是一个世界难题,更有中国特色,在中国的中小科技企业贷款比世界各国其他中小企业融资贷款还难。

  首先看融资渠道。对于中小企业来说,融资渠道不外乎那么几种,比如银行,我们创业20多年,中国的商业银行改制也有20多年,但是从最初就不是为我们设计的,是为国有大中型企业,为大中城市大中型企业设计的,这两年银行才开始研究如何为中小企业融资的问题。另外就是风险投资,风险投资走到今天还是非常不尽人意,现没有建立一个非常合适中小企业的风险投资环境,以及筹资机制、有效的风险转移和退出机制,即便有人敢吃螃蟹,先进入中国中关村市场做风险投资,也确实如履薄冰。

  再看直接融资。中国股市设计也不是为民企设计的,中小板到现在也没有降低门槛,另外就是民间融资,现在私募基金没有合法的环境,所以民间融资的渠道还是存在问题,总而言之,加上所谓的中国特色、所有制的歧视,大量中关村民营企业姓“民”不是姓“公”,由于既没有银行,又没有风险投资,还没有来自私募基金合法存在的环境,因此融资确实难。

  应收账款的拖累。由于我们市场经济发展基础、时间水平有限,我们对垄断行业的约束上,或者对垄断行业的制约上没有一部非常合理的法规,在调研中发现,中关村中小企业应收帐款1/3来自中国的垄断行业,如中移动、中联通、中石油、中石化等。如果大企业有责任感,国家对垄断企业和垄断行业有付款的要求,比如“英国改善付款状况蓝皮书”就规定对垄断企业有延迟支付商业债务法案,如果有这样的环境,中小企业就不会受制于应收帐款的拖累。中关村大量做IT信息的,主要服务对象又是垄断对象的企业,所以我们不敢去要款,人家给业务就非常不容易,你再谈钱就更不好意思了,所以在这样的环境下,确实比别人更难。但是这些困难没有吓倒我们,我们有顽强的生命力,海淀区中关村的企业在这样的金融环境下创造了很多杰出成绩,无论技术研发领域,还是市场环境,都对北京海淀区的GDP做出了贡献,包括税收和出口创汇的贡献等。中关村有一批非常活跃、勇于克服困难的中小企业存在,我们解决资金难的问题还是有希望的。

  企业自主创新呼唤金融创新。

  这么多企业资金困难如何生存,我们在调查当中发现,原来60%以上的企业都有民间融资行为。中关村企业在2004年的时候占有资金1200亿,有300亿来自银行贷款,有300亿来自上游,另外300亿就来自于民间融资。这给我带来一个反思,第一说明中关村企业发展需要钱,因为1200亿支撑着它需要这么多钱,但是1/3是供应商,1/3是银行,1/3是来路不明的各种渠道,这就是我们的融资现状,这种结构是否合理不合理,这种比例又是否合适?银行应该可以好好研究一下,在中关村既然有1200亿资金的支配能力,那么你贷款比例稍微多一些,是不是风险更小一些。在国内和中关村民企融资确实难,如果在美国创办一个企业,跑200米接力赛,比如终点1万米,200米一个接力,我有一个创意就做,然后会有一个风险投资,创业者管理不行可以派职业经理人,并不需要什么都行。但是在中国你要想在中关村混下去跑接力赛可不行,你必须是全能冠军、长跑冠军,而且要不断加速跑,才能跑过部分跟你不是一个起跑线上的竞争对手,才能人群中显露出来,所以在中国中关村做中小企业没有全能冠军,没有长跑的本领还是很难的。

  胡锦涛总书记以及温家宝总理的报告曾经指出,要形成了以企业为主体的自主创新机制,这令我们深受鼓舞。仔细想想,这样一种自主创新的使命,如果没有金融创新的支持,确实只能是一腔热情,我们还只能是停留在做一亩地两头牛、小农小户的产业规模。所以,我要呼吁银行等金融机构加快金融创新的步伐,因为企业的自主创新呼唤金融创新。

  中国不缺钱,缺的是把高技术和资金连接起来的机制,当然这种机制包括风险投资机制和资本市场机制;中国不缺钱,缺的是对私募基金合法化的监管能力和制度的安排;中国的银行也不缺钱,缺的是如何为中小企业进行服务的价值定位和产品系统,以及风控标准和监管水平。这些问题提给金融创新的设计者和参与金融创新人的命题,就是如何尽快解决中国不缺钱但是缺机制的问题,这个问题如果不解决,我们自主创新、建设创新型的国家,我们建立以企业为主体的自主创新体系的建设就是一句空话。

  有人说中关村的天上飘的都是钱,但是这钱没法落地,也落不了地,为什么?这个问题主要原因是两方面,一方面是金融机制的问题,金融体制创新问题,另一方面也有我们企业自身的问题。

  市场经济的发展和金融创新的运作,两者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只有我们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金融创新的命题和课题才可能相应发展到这样一个阶段。现在中关村很多企业存在着一些问题,一是别人的钱为什么要让你花这个问题很多企业想得不透,我们老认为政府应该创造一个银行或风险投资把钱提供给企业,却没有想清楚让我们花钱的目的是什么?你花了钱以后能为人家带来什么,这个问题我们考虑不是很多,也没有非常深入的理解和认识。我经常看到企业跟银行在讨论问题,半个小时之间对不上话,企业老说自己的产品如何好,如果产品出来后微软也不行了,Intel也不行了,我好得不得了。但是银行关心的是什么?银行关心的是贷款给企业半年后,企业的现金流在哪儿,到时候拿什么钱还银行。企业认为这些问题不重要,到时候怎么都可以找到钱,我还是要说世界第一、中国第一、市场前景是如何好,所以双方永远对不上话。因此,我们的企业如果仍然是这种水平,即使有风险投资,银行中小企业的贷款品种出来了,也不能完全想透银行为什么贷款给自己。企业如果不研究这个问题,咱们的市场就是畸形的市场,就是先进的生产工具和落后生产力不匹配的市场。

  融资也是一门技术,不是一个简单靠公关可以解决的问题。这一点,很多企业重视不够,认识也不够。企业认为互联网的技术是很好的技术,但是对于融资的问题,确实没有当成一个技术来看待。既然是技术就有它的规律,既然是技术就需要有技术的语言跟人家对话,我们很多企业在这方面确实存在很多问题。我研究发现,企业的信息披露也有一个披露的曲线,最初企业非常愿意跟银行披露自己,产品好,市场前景大,目的是让银行认识你,理解你,银行愿意把钱贷给你;到后来企业就不说了,或者不实事求是说,不照着银行的要求说,什么原因呢?这就存在一个信息披露时双方之间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对成性问题。很多企业运用了新的商业模式,银行里有些人(比如刚毕业的大学生)对整个市场经济的环境不了解,一听这个就害怕,现在一看到有些企业重组别人就觉得肯定是德隆第二,马上觉得这个问题风险很大,所以企业披露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关心对方的理解力就不说了。如果银行的理解力很强,对市场把握能力很强,甚至可以超过企业的认识,甚至提前给企业一些预警,我想企业是非常愿意得到这些支持和理解的。银行只关心负债率,有一个硬指标,企业就说到此为止,再往下就不敢说了。所以说融资是一门技术,有它技术存在和发展的规律,我们应该认识这样的规律,应该掌握这样的规律,同时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家才能共同总结和探索适合中小企业、中关村企业的贷款规律。

  中关村的企业有非常强的生命力,也是非常幸运的,因为我们始终都能得到海淀区政府的大力支持。我非常敬佩海淀区政府在这方面的努力,尽管作为一个区域政府的能力是有限的,不能改变银行的规则,但是他们一直在为企业创造良好的金融环境,领导和各有关部门花了非常大的力气,想了非常多办法来改善中关村企业的融资环境。我想,只要政府、企业、协会、中介机构、风险投资团队包括银行等都能共同研究,破解中关村企业融资难的课题,这样一个哥德巴赫猜想就能在我们共同的智慧中当中找到答案!

所属类别: 王小兰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

页面版权所有时代集团公司 京ICP备05020924中企动力提供网站建设